• <tbody id="o8e0m"><rt id="o8e0m"></rt></tbody>
  • <table id="o8e0m"><noscript id="o8e0m"></noscript></table>
    <bdo id="o8e0m"></bdo><dd id="o8e0m"></dd>
  • 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5/ 10 08:44:09
    來源:新華網

    移動電影院CEO高群耀:增量中國電影市場 打造全球互聯網電影院

    字體:

      新華網北京5月10日電(王日晨)1895年12月28日,法國的盧米埃兄弟在巴黎一家咖啡館的地下大廳首次為公眾放映電影,開啟了現代電影的放映模式。126年后的今天,隨著移動互聯網新技術的到來,電影業正處于一個改變和變化的時期。

      “2018年,移動電影院的誕生就是用移動互聯網的技術賦能于電影院,并作為實體電影院的增量和補充。2020年初,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大多數實體電影院突然關閉,移動電影院成了那個時候唯一正在運行和永不停業的電影院,發揮了重大的作用。”近日,移動電影院CEO高群耀在做客新華網時表示,疫情的出現加速了人們從線下轉移到線上觀影的過程,移動電影院在成立3年之際,迎來了一個巨大的發展機遇。

      移動電影院CEO高群耀

      截至2021年5月,移動電影院用戶數超700萬,上映院線新電影730部,觀影人次超2600萬,票房收入超6.5億。其中,2020年5月至2021年5月,上映院線新電影359部,觀影人次超1900萬,票房收入超4.9億,上映影片同比增長超43%,觀影人次和票房收入同比增長均超310%。同時,還形成了國內版、北美版、國際版、無障礙版等多版本同步運營的布局,真正實現了“中國電影,全球放映”。

      增量和補充中國電影市場

      移動電影院是移動端電影放映國家級試點項目,旨在增量中國電影市場,服務全球數十億觀眾。2018年5月9日,名字為“移動電影院”的APP正式上線。作為我國電影放映領域的創新嘗試,移動電影院有別于電影新媒體播放方式,系通過手機等移動終端或其可控制的其他設備搭載的移動電影院軟件系統作為放映設備,向觀眾公映已取得《電影公映許可證》且處于公映期內的電影。

      高群耀認為,移動電影院的出現,把原來的電影院的商業模式從原來商場里面的巨大熒幕穿透到我們手機的屏幕,通過手機的屏幕實現電影院的服務,從而使得有互聯網、有手機的地方就有電影院,讓看電影這件事變得隨時隨地、隨心所欲。“移動電影院作為實體電影的增量和補充,使得電影這個藝術形式能夠遍布到千家萬戶。”他說。

      移動電影院出來之后備受業內關注,它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APP,而是影響幾乎每一個人工作、生活和娛樂的電影院應用。高群耀指出,移動電影院的出現使得電影院的服務覆蓋了所有的人們、地域,移動屏幕和新電影,從而使新電影的觀影人次有泄洪般的增長。原來電影院是千人一影一幕的形式,而移動電影院的“一對一的放映方式”將看哪部電影、幾點看、和誰看的權利徹底交付給了消費者。移動電影院突破傳統電影院定時、定點、定片的限制,通過移動互聯網的技術和商業模式的創新來做實體院線電影院的增量和補充,從而使得看新電影真正變成大眾,特別是那些沒有機會走進實體電影院人們的娛樂方式。

      高群耀說,成立三年以來,移動電影院經歷了移動觀影、社交觀影以及多屏觀影的三個階段,已經成為電影放映行業的一個新常態。截至目前,移動電影院累計上映院線影片730部,年同比增長超43%;其中海外上映影片372部,在中國電影海外上映的總量中占比超90%;近期在移動電影院上每日觀影人次已經接近15萬。

      關于收費方面,高群耀透露,移動電影院在中國的標簽價是25元人民,在美國是4.99美元。與人們在零碎時間里看短視頻不同,在電影院觀看新電影是有儀式感的消費。

      電影消費正在向分眾轉移

      盡管移動電影院近幾年發展迅速,但高群耀也指出,相對大型電商或短視頻的APP而言,移動電影院目前的數據量還是比較小的。但在電影院總體觀影人次的角度來看,移動電影院已經出具規模。目前移動電影院主要運營的重點是中國和北美。讓各地的人們都能與中國大城市的影迷們同步,看到正在中國院線熱映和剛剛出爐的新電影。 “我發現一個非常重要的現象,電影行業因為移動互聯網的出現,使得電影的消費越來越個性化了,有的放矢了。所以原來以爆款為特征的電影消費正在大幅度向分眾式轉移。”高群耀說,移動電影院剛剛開門時最歡迎的是少數民族電影。“中國有1.14億少數民族。在我們小時候描寫少數民族的電影是非常亮麗的,有阿詩瑪、劉三姐、冰山來客等。現在每年平均有46部新出品的、高質量的少數民族電影,他們在海外頻頻獲獎,但是在中國電影院線幾乎沒有一部有機會上實體院線。”于是,2018年10月,移動電影院與民族電影開展戰略合作,推出“民族專區”,助力民族電影新征程。

      2019年4月,移動電影院在西藏無影院的芒康地區放映了電影《格桑梅朵》,有效實現盲區覆蓋,讓有智能手機和網絡的地方就有移動電影院成為現實。高群耀說,“當移動電影院出現在西藏芒康縣,當地沸騰了。通過這件事,讓我們發現移動電影院的力量之強大,也讓整個電影行業十分振奮,激發了電影制作方的熱情。”高群耀說,這種分眾的方式,每個電影有獨特的目標人群、目標觀眾、目標背景和文化,而今天移動電影院讓所有電影都有機會上院線并有票房,所以說它是實體電影院的增量和補充。

      “我們還發現原來做電影院是B2C的方式,而當移動電影院出現之后,相當一部分觀眾是B2B2C的模式,既有B為C買票,最典型就是一個小男孩追一個小女孩,買票用微信送。還會出現企業為員工買票。還有一些在黨建工作看主旋律的電影,系統在確認完成觀影后給出相應的認可。”高群耀指出,像這些都是因為技術的實現,使得原來不僅僅是B2C的商業模式,也會出現B2B的商業模式,把電影作為一個社交的載體,形成多元化的強社交。

      打造全球的互聯網電影院

      當前電影行業有一個最大的挑戰,就是電影夠不到影迷。移動電影院在某種程度上扮演了一個角色,連接了電影人與影迷之間的關系,從而使得這種互動成為可能。

      “我們移動電影院從誕生那天起,我們的愿景是讓電影院無處不在,我們的使命是打造全球互聯網電影院。”移動電影院從開始運營的時候就立足中國和北美,與高群耀的工作經歷是分不開的。這兩個地方對電影的觀影需求不太一樣,移動電影院在北美的電影基本上都是國內的商業大片,高群耀最開始定的人群是想服務在海外的數千萬的華人華僑,他希望華人華僑能與中國影迷同步觀賞正在中國電影院線熱映的中國電影。

      2019年9月,移動電影院北美版同步獨家放映了博納影業出品的“中國驕傲”三部曲之一的《決勝時刻》,這也是中國電影首次通過國內院線+海外移動觀影平臺方式實現同步上映,上映首日,就有近千名北美觀眾通過移動電影院北美版完成觀影,國慶期間的觀影人次更是累計達到了近四千人次。

      在過去一年中,中國電影在海外上映的影片90%以上來自于移動電影院,約372部。同時,移動電影院作為手機移動端展映平臺,已覆蓋全球65%的知名電影節,從上海電影節到紐約亞洲電影節,從韓國釜山電影節到中加國際電影節……都有移動電影院參與其中的身影。今年春節前后,移動電影院與黑龍江省僑聯和哈爾濱市僑聯合作,在北美地區上映多部華語佳片,精準觸達千萬華僑群體。

      “這就給電影人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機遇。只要你做出了內容,您想到自己的觀眾,移動電影院就可以把合適的電影通過合適的時間和合適的通道送給觀眾。”高群耀說,電影上片取決于片商、發行商和移動電影院的合作,在國內是以分眾的電影為主,避免與實體院線出現沖突,來錯開片和發行時間以及目標觀眾,而在海外是商業大片為主。

      對于很多人會混淆移動電影院跟視頻網站,高群耀表示,移動電影院跟視頻網站的關系可以比作書店與圖書館。書店只賣新書而且每一本書只能在貨架上短暫停留,是滿足人們“求新”無中生有的需求。而圖書館是從書店下架后作品的“書庫”,滿足你以后“候補已有”需求。電影院與視頻網站是互補互利共贏的,但商業模式完全不同。電影院是電影的“零售商”,沒有視頻網站那樣B2B的版權交易。?

    【糾錯】 【責任編輯:李連章 】
    閱讀下一篇:
    0100300915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412548
    2021最准资料大全,正版香港免费资料大全2019,香港开码什么时候开,香港马2021开奖结果+开奖记录